鬼火灯笼

【我与天使】EXTRA

七夜夜最好了

七夜先生:

我与天使  EXTRA


@鬼火灯笼 生日快乐






这男人一定是神经病!


我从地面抬起头,无形的力量立刻将我推回去,身体沉的如同在水中绑了铅块,挣扎都是徒劳的,用尽力气也只能勉强捕捉到这个始作俑者。


天使小声的惊叫传来,我从喉咙里挤出她的名字,虽然这样的呼唤无济于事,确认她还活着也是一种安心。男人像我跟天使初见那样,把她扑腾的翅膀抓在手里,他的眼神并没有波澜,显然仿佛捏在手中的是个小小的玩偶。


“你看到了。”


他好像在询问天使,天使奋力挣扎,男人强迫她望向自己,他的手臂根本算不上强壮,反倒是瘦弱的,我不明白他用了什么手段侵入我的房间,把天使抓过去,反应过来拿剑的时候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这个人身上穿着法袍,估计是什么魔法师。可别说白袍位者,就连城中的大祭司也不一定在瞬间铺设好种类庞杂的魔法,而且,他的眼神冰冷的不像话,很难从眼神里推断他究竟如何冷血。


对我的大喊大叫他没做反应,想必用了不会让人在深夜察觉端倪的手段。天使在他的禁锢之下发抖,要是我会使用魔法,冲破这些无聊的屏障就好了,真该死,我擅长的只是近战,普通魔法都能强硬打断,但对这种连术阵痕迹都无法捕捉的高位魔法真的束手无策。


我泄气的倒下,脸贴到冰凉的地面。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我到底在哪里结了仇,活动地点基本是森林,事故多发的酒馆和我没什么缘分,更别提和女性厮混……卡洛罗尔尽管是边境城市,治安一向很好,小偷也不会盯上这种地方。


思来想去也只能得出他是神经病的结论,他没有表现出贪婪或者恶意,只凑近天使,用冷静严肃的目光打量她。


“你看到了?”


他又问了一次,天使似乎知道他究竟在问什么,瑟瑟发抖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是她找的麻烦!原以为在城镇里就不会遇到危险,看来是我太天真。


“真奇怪,你根本没法使用大型魔法,到底是怎么看破的……”


天使双脚离地。这不是她飞翔的结果,他慢条斯理的添加了新的术式,手指在空气里画出一些金色纹络,她无助的浮在半空,像个木偶一样被他肆意摆弄。


“唔……真难理解,这个翅膀又是什么东西,增幅器吗,切下来看看好了……”


他真的从裤子里掏出一把小刀,那种尺寸一定不是用于杀人的刀,切割小物件刚刚好,比如贴近天使肩胛骨的羽根,要是他从天使光滑的背脊抚上去,把翅膀连根挖除,我绝对饶不了他。


我的契约者不应该被这种来路不明的神经病欺负!


“放手……把她放开……”


我咬紧牙齿,就算他的实力再怎么强大,魔力的储存肯定是有限度的,这么一想压迫骨头的力量就轻了几分,我抓紧剑,想要借助它爬起来。


“啊,差点忘了你还在这里。”他像刚刚察觉我的存在那样看了一眼,立刻兴致缺缺的转回去,


“奉劝你最好不要乱动,力量会三倍返还过来,压穿骨头也不奇怪哦。”


 


“谁管这个!我叫你放开她!”


我颓然咆哮起来,确实我根本无法活动手脚,对他造成不了威胁,但天使还在我眼前。


“虽然……不知道您要做什么……他真的无法看到,请您……放过他。”


天使的声音发颤,甚至听到她的牙齿撞击的声音,这男人周身的寒冷气场,连我都有点心悸……


“我没打算对他怎样,一个素人根本不足挂齿啦,倒是你,我设置精妙的术阵被一眼看穿了,明明是菜鸟水准,连低端魔法都没法防御,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看到的。”


“天使……原本就能看穿……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把她带在身边,但我没有当您是坏人……”


都已经非法入侵了还不算恶棍吗,如果不是这种束缚状态,我真想敲开天使的脑袋,看看里头是不是塞满了软绵绵的糖果。她对于危险从来都不逃避,像预言过命运一样全盘接受。不,不可能的吧,有哪个傻子在看到自己的霉运以后不想办法避免呢。


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为什么没有学习更多应对魔法的措施呢,这种狼狈的模样,和信誓旦旦承诺的保护相距太远……我果然是个无能的战士,向上看去,天使依旧平静。


“那确实是有些惊人的面貌……实在抱歉下意识的躲了起来……可是我觉得,您一定很宝贵她吧。”


她轻轻的说着这样的话语,男人似乎有些发愣,圣洁实在过分强大了,换个说法就是傻,不得不说这种盲目的善对他确实有用,我真切的察觉到背部力量的松懈。


不,根本不是什么错觉——刚刚还束缚我的力量真的一瞬间消失了,只有疼痛的肌肉骨骼忠诚的记录刚刚发生的事,我惊讶的抬头,看到亮银色的影子飘过,仿佛月亮上降落的色彩从窗户里飞进来,显然是少女的模样,她从长长的法袍里伸出腿,精确无误的把脚印印在男人脸上。


“阿景——!”


天使也从半空跌下来,我向前滚了两步接住她,天使显然吓坏了,这次的恐惧不比初逢时的威胁小,她的身体冰凉的蜷缩成一团,翅膀尖都在轻微颤抖。


那个小姑娘和天使没多少区别,头发是亮银色,靠近我的这侧,瞳孔也是和天使一样的蔚蓝,可是天使与她绝对不一样,这个女孩身上找不出多少生气,明明身姿敏捷,表情丰富,不知道我的这种推断从何而来。


房间里的魔法解除了,原因是她正训斥着那个神经病男人。真不敢相信他会摆出苦脸接受训斥,这种认怂的表现实在难以让人把他与一分钟前的家伙关联起来。


“那个,真是抱歉……阿景给你们添麻烦了。”


少女走到我们跟前,稍微躬下身体,我看到她另一只眼睛带着罩子,可能有什么眼疾,真是可惜。她的歉意非常真诚,让我无法生气。


“虽然是这样的家伙,他没有恶意的……我们马上就离开,真的不好意思了。”


她拉过男人对我们道歉,这家伙在少女面前老实的要命,简直像被抓住什么把柄。我难以揣测他们的关系,神秘的闯入者就从窗口跃进黑夜里头。


“那么,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啊,腌萝卜干。”


我终于有时间去看惊魂未定的天使,她不敢看我的眼睛,别过目光去,声音小的快要听不清。


“我们见过的……在集市上。”


天使说完我才想起来,前两天去集市买面包的时候,确实遇到了一对黏糊糊的魔法师,牵着手走路、旁若无人的互相喂东西之类的做了很多,不巧的是我们的目的地一致,早晨来买面包的家伙也很多,不得不排在他们后头看一路闪光弹。我们仅有一面之缘而已,也没为面包种类大打出手,就这样还找到我家大闹一通,果真是脑子有毛病的家伙才能做出来的吧,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了呢。


“那位小姐,她不是一般的人……或者说不能算作正常人吧……她的存在十分扭曲,尽管从外表看不出来,天使的眼睛却看穿了她伪装的魔法。”


“她是魔物吗,还需要如此遮掩自己?”


“不……从种族上看,她确实是人类……或者类似人类的生物,可能是因为真实形态,有些可怕,她的身上被加持了很多修补的魔法。”


天使慢吞吞的解释道,我想这个男人一定很在意少女,会因为无端的触碰她的真实而大发雷霆,常人怎么会有这种举动呢。


我看着天使,看不穿魔法的我,就算眼前的小姑娘有什么伪装,也绝对不会察觉吧。可是碰到的头发和皮肤,又那么真实,和她的言语一样真实,这样的家伙,如果是骗人的话,需要多么复杂的伪装啊。


我不由自主的想要触碰天使的眼睛,她稍微避开了,显出平日有些胆怯的姿态。


“您怎么了?”


我这才收回手。当然什么是也没有,我怎么可能关心一个只会拖后腿的废物契约者呢,探索中这样的队友就不应出现在队伍里才是。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连同刚刚的疼痛与经历一起抛诸脑后,下次,下次别让我遇到这两个人了。


评论(2)

热度(11)

  1. 鬼火灯笼七夜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七夜夜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