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火灯笼

【寻梦环游记】Say Something

好吃好吃

冬吧搂着海王荒川:

寻梦环游记同人,cp为曾曾祖父和曾曾祖母。
很感人,曾曾祖父太可爱了,吸骨。
写得不好……哈哈哈凑合看看吧
ooc瞩目。
时间线应该在埃克托死后来到亡者的世界到寻梦环游记里的事情发生前。


01.

Hector一睁开眼睛就到了亡者的世界。
当时他没有想到,因为他脑袋昏昏沉沉,他坐起来想了半天,想起了他和他的朋友的那杯酒,他给自己送行,走着走着,他肚子绞痛,Ernesto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笃定绝对是之前的那根香肠不新鲜。
然后他陷入黑暗,醒来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恢复了神志后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血肉不再,白得可怕的骨头在灯光下惨白。
他抬头看到了来去匆匆的行人,全是一副骷髅模样,他转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没了血肉,没了大脑,他没了他的吉他,身上穿的只有一身不属于他的破旧帽子和衣服。
“我死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颧骨,骨头发出的声音提醒他这不是梦境,他站起来看着四周,看起来和凡间无异。
“可我还没回家。”Hector在衣服上掏半天,随身带着的全家福不见了,只剩下自己的一张照片,“她们还在等我。”

02.

Hector在登记好自己的身份后因为无家可归只好在贫民窟住下,夜晚他望着星空,想象CoCo和Imelda也在仰望星空,而他坚信这里和人间的星空是同一片,这样就有他们还在一起的错觉,而不是现在的天人永隔。
他偶尔哼唱独属于他的宝贝们的曲子,那些夜晚他们都会唱的,Imelda总会伴舞,大红色的裙角飞扬起来像朵怒放的花,而CoCo,她们的女儿,总是看着他们又唱又跳,咯咯笑着打着节拍。
他叹了口气,摘下帽子放在胸前。
Imelda还会在晚上跳舞吗?
他想念他的CoCo,他的Imelda。

03.

Imelda有了个习惯。
她每天,每天,都会去看一次信箱。
邻居们已经习以为常,如果有天Imelda因为照顾女儿忘了这事,邻居们甚至会提醒她。
“Mama,PaPa来信了吗?”CoCo总是垫着脚试图够到信箱,Imelda总是要看很久很久才关上信箱门。
“没有,亲爱的,也许PaPa的信明天就会躺在信箱里。”Imelda抱起CoCo。
“可是Mama,我们等了很多明天了。”
“明天就会在那里。”
她们会拿出Hector以前的信来看,在夜晚Imelda会念给CoCo听,但Imelda一次没有给Coco唱过歌。
"等PaPa回来,他来给你唱。"
她们等了无数个明天,但信箱空空如也,一个冬天过去,一个春天回来,但Imelda没有等来Hector的信,因为亡者的思念无法传达到阳间。
后来,邻居发现信箱被拆掉了,Imelda拿起小巧的锤子和皮革开始做起小鞋子,他们再也没有听到Imelda的歌声,也没看到过她的舞姿,他们甚至没有听到Imelda说起过Hector。
"音乐带走了他,它再也带不走我的其他家人。"Imelda回答那些人的疑惑时这样说,挺着胸一副孤傲的模样。

04.

Hector养成了每天写信的习惯。
他用廉价的钢笔写下对家人的思念,写完了却没法寄出去,只能堆在这间破烂的屋子里,湿气让它们发霉字迹模糊不清,白天他撑起那副笑嘻嘻的模样,但夜晚一个人的孤寂让他想起死前的时光。
他好久好久都没碰过吉他。
他过不去那座桥,因为亡灵节没人祭拜他,他甚至被告知如果没人记得他他就会消失,成为灰尘彻底死亡。
他曾经硬闯过,他没法踩在桥上,而是像个陷入沼泽的人一样,他陷在花瓣里,眼睁睁地看着桥的那头近在咫尺。
然后他被提起来然后关到监狱里。
"至少,你们还记得我。"在监狱里他抬头看着月光,喃喃出声,他把下巴搁在膝盖上,"可我想回去看看。"
"我想知道你过得怎样,CoCo长成了是否是我想的漂亮模样。"
Hector笑了一声,开始轻轻哼唱离家时给CoCo的歌,恍惚间仿佛看见Imelda抱着CoCo站在家的门口,CoCo冲他高兴地挥手,而Imelda一副你到底跑哪里的生气模样。
老天,她生气起来也那么漂亮。

05.

Imelda死后第一次在亡灵节回到阳间看望CoCo。
她深吸一口气,她现在就站在桥前,一脚踩上去其实跟人间的桥一样,就是触感更柔软一些,她夹在人群中,想着CoCo怎么样。
“Imelda!”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喊她,那声音那么大,她当然知道是谁的,一些人回头试图找到声音的源头,除了她。
Hector。
那么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她都认得,她停下脚步,想起了Hector在家时他们的时光,他的歌声。
但她也想到了Hector的离家,他的失踪,完整的家缺了一半,就像她撕掉的全家福的他的脸,她花了几乎一生来忘记他。
“Imelda!”
不,不要回头。
她想离开,但她没有动哪怕一步,不存在的心好像在隐隐作痛。
他背叛了你,你应该忘了他。Imelda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
“Imelda!”
而她终于忍不住回头,但她没看到她熟悉的人的样子,她只看到了一扇门被关上,那声音也停了。
可我做不到。
“Hector。”Imelda轻声说,哪怕知道他已经没法听到。

06.

Hector在跟工作人员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Imelda。
哪怕只是背影,哪怕Imelda的头发上已经有了白发,但Hector就是认出来了,他跳过障碍就像他以前一样,冲向Imelda。
“Imelda!”他大喊,而Imelda好像没有听到,但她停下了,似乎在确定真实性。
Hector已经爬到桥上,这时他在桥上跑的最远的一次,但花瓣开始淹没他的小腿,他的脚步慢慢艰难。
不要怀疑,我在这里。
Hector有很多很多想对她说,他的思念,他的抱歉,他的愧疚,想问问她她这些年的苦痛和他们的宝贝。
“Imelda!”他又叫了一声,但她还是没有回头,花瓣已经淹没了他的下半身,警察已经来了,把他从花瓣海里拔出来,拖着离开。
拜托了,让我看看你的脸,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你的脸。
“Imelda!”他几乎绝望了,喊出了最后一声,而Imelda终于回头,关上门的瞬间他看了Imelda的侧脸。
老天。
他被拖着去警察局时想,连帽子掉了他都无暇顾及。
就算变成了骷髅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



评论

热度(179)